会长专栏 | 家乡人——黄永玉先生故事三则

    2023-06-27 08:01:45    作者     浏览量:1845744

0.jpg

640.jpg

6月13日,黄永玉先生因病逝世。

从此,世间就少了一个有趣的老头儿。

80年代,耿瑩会长在

中国国画研究院当保健医生时,

接触到不少名流大师,

其中就有黄永玉先生。


黄老是耿瑩会长的同乡,

他思路敏捷、跳跃、奇特,有魄力,

使耿瑩会长受到深刻的影响。

在和他接触的几年里,

耿瑩会长虚心向他学习请教,

努力改变过去在艺术上的

循规蹈矩和按部就班,

不断开辟自己的创作之路。

“文革”期间,耿瑩会长去黄永玉家,

只见他的房子既小又潮,

四面无窗,光线暗淡。

而他却用画笔在墙上

画了一个春光明媚的窗户。

看到这一画窗,

会长不仅惊叹,而且深受启发。

每当会长想起他的家,

那扇画窗便浮现在眼前。


今天,谨以会长旧文纪念黄永玉先生

家乡人——黄永玉先生故事三则

  想当年七十年代,中央美术学院的很多教授,都住在一个四合院,但是几套四合院相连的大杂院内。

  我第一次去黄老的家,给我这活了三十多岁的人,首先感到人还可以这样活着,像童话一样的生活。对我而言极为新奇:走进老先生住的院子,院子里有只小猴子,引人眼球。小家伙还穿着件红色的背心,跳过来盯着我。我有点紧张,它和峨眉山的小猴子一样,会跳到我身上。但仔细一看,它被链子拴着的。我放心走到它够不着的地方,想和它说说话。那时夏天,我穿着凉鞋,哇!什么东西叮我的脚后跟,回头一看,是一只秃尾喜鹊。非常认真的一下一下的叮着,真有一点痛。再看小猴子,它高兴地跳回原来的地方,好像是幸灾乐祸。我赶快跑了几步,口里喊黄老师。这时黄老师从屋里出来,哈哈大笑说没关系,它们是我的迎客“僧”。说也奇怪,喜鹊不啄我啦,一下子飞回了它的驻扎地。我一看原来是在黄老屋门口,有个很旧的自行车,车座上左三层右三层地缠着破布,后车架也没有,喜鹊就卧在车座上看着我进屋。一路上,当然是谈老先生的这两位迎客僧。热热闹闹地就进屋了。进到屋里我又呆啦,都没有听见黄老叫我坐的声音,因为屋子里吸引我的东西太多了。后来梅老师为我倒了杯茶,我才转过神来,赶紧说:黄老师好!梅阿姨好!脱口说:“黄老师进你的屋,像是走入童话世界,又像是进了魔窟。”听到的是哈哈大笑的声音。我喝了口茶,定了一下神说:“黄老师能先让我参观一下吗?”“可以,可以,随便看。”我边看边叨叨,哇!我走进儿时的童话世界了。就听传来的是梅阿姨的笑声。

640 (1).jpg

黄老画作

  看周围的一切,感到身体里有一种莫名的兴奋,父亲说,不论是大家、小家、穷家、富家,都要干净、整齐……。这是我三十多年的不变规律。但今天,同样也是家,一对艺术家的家,完全不一样。虽然很小,但像是生活在桃花原野。对着我的面前,有一扇大大的、明媚的窗,窗外桃花盛开,有白云、蓝天……,背后、头顶有鸟鸣声,啊,是名贵的珍珠鸟,边跳边叫,身上的白色珍珠一闪一闪,也把你带进了原野和森林。小门的上方,有一幅梅阿姨硕大的油画肖像。她的神情是看着家人,对着这个家神秘的笑着……。这一切都在告诉你,艺术家的向上、阳光。

  我紧盯着那扇窗,它是一幅充满阳光,乐观主义的精神的写照。实际上,这个小屋没有窗,是两位艺术家用心灵开了一扇他们向往阳光的窗……。黄老用他的心和绘画艺术,在墙上画了一副充满阳光的窗……,是他们二老对未来的期许和信念,也是艺术家对未来的信昂。在他们这个十几平方米的小窝里,充满着爱,是小爱对自然的爱,是对世界的大爱,是人类的一叶一世界的爱和温暖的诠释。窗外阳光明媚,他们的心是桃花开,春的含义。

心若年轻 岁月不曾老去

  这是我信奉的一句格言。八十年代我给黄老送工资。他二老已搬至三里河南沙沟住。在那我真正悟到了:我心不动,风奈何我。

  十年的中国动乱,冲击了八亿中国人的心。我正期待再一次的走近这位老艺术家。有变化吗?!变化是什么?!

  当我叩门时,是梅阿姨美丽的笑脸,这位儿童文学家的意外扑面而来,远处看到黄老,手握烟斗立在走廊尽头。我有礼貌的称呼了他二老。突然听到一个苍劲的四川口音大声说:“请进!”我马上感觉黄老家有客人,打扰了。结果又听到了久违地黄老爽朗地哈哈大笑声,并连声说:“进来进来”。当我走进客厅时,又是那个苍劲有力的四川话:“请坐!”我惊奇的四处张望,只觉得客厅里明亮如珠,而在凉台上就像是一个人造森林。黄老笑着说:“没事没事,你坐你坐。”我边弯腰落座,一边说黄先生是不是有客人,我不会打扰你啦。这时只见梅阿姨正捧着一杯水走来。我屁股刚沾到沙发,就听背后传出又是那个四川话的声音说:“倒茶!”吓得我一下站了起来。逗得二老大笑不止。待我再回头看背后凉台上的那片森林时,我发现了神秘四川话的来源。哇!是你呀,漂亮又可爱的一只八哥。通身漆黑,嘴巴成鹅色。我脱口对它说,你真漂亮。你好!只见它学我手指紧合的样子连说了两个你好。二老待我坐定说:“看来它对你有好感。”我惊奇地问为什么。黄老说它如果不喜欢我的客人,它用各种方法赶他走。我高兴的说:“真的?!”黄老说:“因为你夸它漂亮”。我高兴的说:“太可爱啦!我们可以做朋友啦!”背后给我的回答是:“当然”。这时的我高兴得像个孩子,请求黄老师,快告诉我,它最爱吃什么,我下次来带给它,就这样闲扯了一阵。因为我还要送工资到别处,就与它说再见,并待下次带好吃的给它,走到门口时,听它说了一声慢走……

640 (2).jpg

黄老画作

  我这个朋友不好,是个失约的人。因为种种原因没能再去看它,想来鸟类对人类的失望也包括言而无信。

  当然,我也证实了我信赖和崇敬的艺术家:心不动,风奈何!!!

故人依旧

  我是九十年代回国定居的。直到2000年,我与黄老联系到去北京近郊的通州去看他,是原艺术研究院主任吴一娜同志带我去的。

  是一个城堡式的院落,在门外听院子里群犬吠,使我联想到英国贵族狩猎时的景象。是什么样的狗?因为本人也爱狗。进门后,看到所有狗都被拉着狗链,由于我身上可能带有狗同类的味道,看到的景象是友好的摇尾示好。

  时隔几十年见到黄老师,他老人家居然没有变化,和三十年前一样的活力四射!阳光畅快!就像我们从来没有相隔几十年未见,而是天天见的样子。又听到老人家的一串串笑声。带着我到处参观,当然首先看他的画室,大而敞亮,采光充分。只是零碎不少,不缺鸟笼,每个笼子里住着不同的鸟。我问起那只会说四川话的八哥。老人说,老了……我不敢再问,怕他难过。那只八哥给老人一家带来得欢乐,老人家对我只说了“老了”二字就知道。老人把话题转到他的原木画案上,我也卓有兴趣的掀开画毡看画案,完全是原样的大木头树干,只是刨平了一面棒极啦!

  后参观完毕,老人家坐在他特有的躺椅上,叙起了旧事。梅阿姨在澳洲未回来,知道了两个孩子黑蛮和黑妞都长大成人,二人感叹时间飞转。谈到了,当年“四人帮”被抓的第二天,黄老师和许麟卢老师二人给父亲画的四尺大画“日食荔枝三百只”的情景。一言难尽,谈的甚多,乐的快乐。不在天天往来,不在时隔几许,而在心的容纳,心的相隔、相知……在黄老师和我的生命旅程的随意中,都放入了真诚,珍惜了每次的相见与相约,我们之间各自珍惜和领悟五百年前的擦肩而过的今生之回眸。愿天下人,且行且珍惜,身边每个人的微笑和善意,因为每个人能在同一条路上行走。来人间的每一个人的肉体都只是灵魂借宿的客栈而已。

  对于茫茫无涯奔走不停竭的时间而言,今生我们都是过客,何不把这份爱和温暖刻在心里。劝世人不要挥霍一份看似易得的情份。

640 (3).jpg
  许麟庐 黄永玉画作《荔枝双鸠》

  钤印为:“齐鲁黄氏、许麟庐氏、人长寿”。

  款识为:“日食老鼠三百只,今生不愧斩妖人。苏东坡有句食荔枝三百颗,但愿长做岭南人,麟庐同志作荔枝,永玉作小鸱一对以赠耿飚同志,时在七七八月十九日。”

640.jpg

来源:中国华夏文化遗产基金会

发布:中经在线

作者:耿瑩

编辑:熊辉 王海珠

荐稿:高福

16507116977988511.png

  作为经济发展的“助推者”,中经在线联合北京各省市驻京机构商务协会、京忠智库及各省市人民政府驻京办、各省市商协会、上市公司、500强企业、央企国企、各大金融机构资源,被誉为赋能经济“三驾马车+”超级集群综合赋能平台,“融媒体+商协会+专家智库+”联手发力,助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,以独特的资源优势赋能企业发展!

1659168957732066.jpg